合肥婚姻家庭律师网
咨询热线
 
首页 >> 详细内容
>> 最新文章
项小妹...
董琼...
邢淼...
律师看我的前半生...
老人的遗赠扶养协议能解除吗...
第一次如果判不离,为啥我要请律...
如何书写离婚协议书...
想到离婚需要了解的事儿...
>> 联系我们
 
对家庭暴力的司法救济存在着那些缺陷?
2014-11-4

和谐稳定的婚姻家庭关系是我国婚姻家庭的主流,但同时不容否认的是,家庭暴力在相当广泛的范围内存在,不仅侵犯了人权,影响了婚姻家庭生活的稳定,更是违法甚至犯罪行为。通过法律途径来保护家庭暴力的受害人,尽管不是最主要、最优化的途径,但不失为最强有力和最后的保护屏障。

现实生活中,家庭暴力多发生于有血缘、婚姻、收养关系生活在一起的家庭成员间,如丈夫对妻子、父母对子女、成年子女对父母等,但妇女受丈夫的暴力侵害是最普遍的,她们受到的身心伤害也最大,家庭暴力尤其指丈夫对妻子施暴。那么,产生家庭暴力的主要原因有哪些呢?合肥离婚律师总结如下:

1、传统文化的根源。中国有着两千多年的封建历史,传统文化思想,尤其是封建的婚姻道德观源远流长,“三纲五常”、 “三从四德”、“男尊女卑”的观念在一些人的思想中根深蒂固。至今,一些传统思想浓厚的男性仍然将妻儿视为私有财产,妻子必须听命于丈夫,任由他们支配,否则,就大打出手。尽管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在确立男女平等,保护妇女、老人和未成年人权益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但男女事实上的不平等仍然存在,在人们的思想意识中,以父权和夫权为代表的男权思想还占主导地位。

2、家庭暴力发生的社会与个体原因。中国近二十年来经历了巨大的社会变革,工作和生活的节奏加快,给人们带来巨大物质财富的同时,也带来了巨大的生存压力。人们长期积累的心理压力需要发泄,一旦这种情绪被带回家中,就容易引起家庭暴力。人们对家庭暴力的危害性认识不足,简单地将其归为家庭纠纷。传统观念错误地认为“清官难断家务事”,社会上对家庭暴力的冷漠态度,在客观上助长了家庭暴力的肆虐。此外,许多妇女本身就存在“男尊女卑”思想,尤其是农村妇女“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从一而终”的思想较深,甘于忍受暴力行为。一些妇女文化素质不高,法制意识淡薄,自我保护意识不强,即使在家庭暴力行为发生时,也意识不到自己的合法权益被侵犯,缺乏必要的法律意识和正确面对家庭暴力的勇气,不主动向有关部门反映,持逆来顺受的态度,致使家庭暴力愈演愈烈。

3、经济差异与社会思潮的影晌。据家庭暴力基本情况的调查,中国传统的男强女弱的择偶观普遍存在,部分女性在经济上过分依赖丈夫,经济地位上的不平等,引发了家庭暴力。在现代市场经济下,社会上各种腐朽思想与陋习也波及到婚姻家庭。西方盛行的享乐主义、个人主义、性自由及性解放等思潮与中国传统的婚姻家庭伦理道德关系的稳定所需要的高度责任感发生了矛盾冲突。丈夫在外寻花问柳、“包二奶”、“养小秘”等婚外情、婚外性行为,导致家庭夫妻关系的紧张,有的为摆脱家中的妻子,实行肉体上摧残、精神上折磨,以逼迫妻子同意离婚。

4、法制不健全的影响。中国的法律、法规的缺陷导致对家庭暴力违法行为打击不力。执法部门对家庭暴力案件处理偏轻,甚至以情代法,以情抵罪,客观上纵容了家庭暴力行为。中国的《刑法》、《妇女权益保障法》、《婚姻法》等虽然都明文规定了禁止用暴力虐待、残害妇女,但缺乏认定和裁决的标准,原则性有余,操作性不强。再加上司法机关在处理家庭暴力案件时,大都采用经济赔偿、责令改过等处理办法,而实际生活中家庭成员是同财共居的,司法机关的裁决无法制约暴力的实施者。
    
  而生活中家庭暴力的特征主要是:

1、行为的隐蔽性。家庭暴力通常发生在家里这个特定场所;大部分受害妇女认为是家务事、个人隐私,而“家丑不可外扬”,怕传出去会使家庭矛盾激化,影响婚姻和家庭的稳定,影响个人名誉或者事业发展。行为的隐蔽性是家庭暴力最显著的特征,受害者的外伤很显眼,容易引起人们的注意,而精神创伤难以愈合,较为隐蔽且易被忽视。受暴妇女长期生活在恐惧、紧张的气氛中,心身疲惫、心情抑郁。

2、手段的多样性。家庭暴力的形式多种多样,既有肉体上的伤害,也有精神上的损害,还包括性虐待和婚内强奸。家庭暴力按其危害程度可分为重大暴力和一般暴力;按其形式可分为:

(1)身体暴力。包括所有对身体的攻击行为,如:殴打、推搡、打耳光、脚踢、使用凶器等。

(2)语言暴力。以语言威胁恐吓、恶意诽谤、辱骂、使用伤害自尊的语言,从而引起他人痛苦。

(3)性暴力。故意攻击性器官、强迫发生性行为、性接触。

(4)冷暴力。是“冷战”阶段的隐性暴力,表现为冷淡、轻视、放任和疏远。恶语中伤、漠不关心对方,将语言交流降到最低限度,停止或敷衍性生活、懒于一切家庭工作。

3、后果的严重性。第一,施暴容易侵犯和践踏对方的人格尊严、身体健康等人身自由权利,损害和摧残其心身健康,导致婚姻破裂、家庭解体;第二,容易诱发刑事犯罪,当暴力超过一定限度时,受害妇女就会奋起反抗,以暴制暴,从家庭暴力的受害者变成加害者,影响家庭和睦和社会稳定。调查资料显示:我国50%以上的女性罪犯是因为不堪忍受家庭暴力而走上犯罪道路的。第三,严重影响下一代人的心身健康。未成年人是国家的未来、家庭的希望。然而,父母吵架、离婚对子女的伤害是难以估量的,时时影响其学习生活和健康成长,因家庭暴力流浪出走的未成年人数量逐年增加,他们比起在正常环境中长大的孩子更容易走上邪路,成为敌视社会、报复社会的人。

另外,家庭暴力除了会造成以上的严重后果,对受害人也会造成多方面的危害,如:

(1)严重侵害受害人的身心健康。家庭暴力的受害人绝大多数为女性,对于妇女肉体上心灵上的伤害是巨大的,有问卷调查显示,面对丈夫的施暴,感觉痛苦的有69%,感受到无奈的有24.5%,若无其事的1.8%。

(2)容易导致婚姻破裂,家庭解体。家庭暴力是婚姻破裂,家庭解体的罪魁祸首。调查显示,面对家庭暴力,47%的妇女表示已对婚姻失去信心,30%的对家庭失去信心,37%的妇女希望离婚。家庭暴力已成为婚姻破裂,家庭解体的主要原因之一。丈夫对妻子的施暴,严重损害了妻子的身心健康,同时也损伤了夫妻感情。

(3)对于子女造成的伤害和负面影响。由于家庭暴力的对象不一定是夫妻间的,有些受害人甚至是家庭中的子女,而这些子女又大多还处于成长期,所以家庭暴力对他们造成的伤害和影响不仅仅是肉体上的伤害,甚至使他们心理和性格的发展造成偏差。即使没有成为受害人,目睹父母的暴力行为,整天处于紧张的气氛中,性格也会变为懦弱内向,古怪偏激,或也有“暴力倾向”,有的因此不愿国家,在外闲荡而成为“问题少年”,以至走上违法犯罪道路,更有些少儿由此而引发精神和心理疾病。

目前,虽然我国法律对家庭暴力的受害者作出了一些保护性措施,可是这些措施因为太过简单化或不够全面而使得其在司法救济中实施时面临许多困境,对于存在哪些困境,合肥离婚律师总结如下:

(1)起诉难。在我国,家庭暴力并不是一个独立的起诉理由,司法实践中,只是在离婚判决时,法官将家庭暴力作为判决财产分配方面救济受害方利益的理由。如果受害者不愿离婚,仅仅是希望通过诉讼程序制止施暴者的暴力行为,或希望得到相应的赔偿以抚恤心灵创伤,而只以受到家庭暴力侵害为由提起侵权诉讼而不提出离婚时,人民法院一般不予受理。此外,在家庭暴力导致的离婚案件中,受害人情绪波动较大,容易受到施暴人的影响。一旦施暴者表现出深深的良心谴责、悔恨和不再有类似行为的誓言,受害者常满怀施暴者将会回心转意的希望,一般会向法院申请撤诉,而之后一旦遭到暴力,又会再次起诉,这种重复起诉的现象在司法实践中较为普遍。
   (2)举证难。司法实践中对家庭暴力的事实难以认定,尤其是对精神暴力或轻微身体暴力的认定更是难上加难,主要原因在于:

①当事人自身提供的证据少。由于家庭暴力大多数情况下造成受害人的伤情并不严重,很多为软组织挫伤甚至没有留下明显伤痕,这种肉体的轻伤害往往造成受害人疏于求医、求救,致使证据缺失,当对方否认有暴力行为时,便无据可查。尤其是精神暴力带给受害者的是精神痛苦,没有血迹和伤痕,更加难以举证。

②证人证言难以提取。由于家庭暴力的隐蔽性,家庭暴力发生时往往没有目击证人,或只有子女、父母及其他亲属在场,由于他们与施暴者有着特定的身份关系,往往拒绝为受害人作证。即便邻里熟知家庭暴力的事实,但社会公众的观念仍停留在"家务纠纷"层面上,认为两口子打打闹闹是正常的,或因为"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尴尬或因害怕报复等而不愿作证。

③司法机关调取证据难。家庭暴力发生后,除非受害者及时报案,否则相关部门难以及时赶到现场调查取证。家庭暴力举证难、认定难导致的直接后果是,根据民事案件"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刑事自诉案件无罪推定原则,原告或自诉人一旦缺乏对施暴行为的有效指证则将败诉。在笔者所在的基层法院,近18%的离婚案件当事人在起诉理由中都提到对方在婚后曾对其有"殴打、辱骂"等暴力言行,但最终得到法院的认定寥寥无几。
  (3)实体处理难。对于因家庭暴力引发的离婚案件,将有两种处理结果,一是调解和好,维持婚姻关系;另一种是准予解除婚姻关系,判处施暴者给予受害者经济赔偿(在家庭暴力证据充足的情形下)。但从婚姻家庭关系的稳定以及为子女提供良好的成长环境出发,前种处理方式是首选的处理方式;而且受害者在更多情形下往往不愿意离婚,她们更希望的是家庭暴力不再发生,夫妻重修于好。但若是调解和好、维持婚姻关系将面临如下难题:一是,调解工作难度大。家庭暴力案件,作为典型的身份关系案件,需要有拥有丰富生活阅历、社会知识及较高的调解工作水平的法官,需要作出耐心细致的劝说、疏导等情、理、法的思想工作,才能使施暴者意识到其行为的危害和恶劣后果并思定改过,才能调解成功;二是,调解成功后执行难。对于调解成功、维持婚姻关系的案件,诉讼结束后,双方仍将继续生活在一起,如何确保婚姻暴力不再发生,是目前家庭暴力案件中最大的难题。实践中,对于调解和好的案件,之后又再次起诉离婚的情形屡见不鲜;三是,赔偿问题尴尬。在婚姻关系不解除的前提下,受害者能否要求施暴者给予经济赔偿的问题,在学术界不无争议,但在司法实践中一般采取否定的态度。由于目前我国夫妻财产采取的是单一的共同制,判决施暴者赔偿无非是把“左口袋的钱挪到右口袋”,不具有可操作性,而且这一“挪”还要支付诉讼费,对受害者来说反而得不偿失。

那么,如何完善家庭暴力的司法救济的措施呢?合肥离婚律师认为主要可以从以下几点出发:

(1)建立夫妻侵权责任。从侵权的角度看待家庭暴力,建立夫妻侵权责任。这并不是否认夫妻关系存在着较多伙伴关系的特点,否则就不需要那些调整夫妻人身和财产方面权利和义务的法律规范了。因此,实施这项制度应周密考虑,区别对待。可以把各种民事责任形式引入,例如对婚姻存续期间承担的民事赔偿判决,受害人要求立即执行的可以执行,受害者只要求加害人改过不需要立即执行的,可把赔偿判决作为附条件的债务,在将来离婚时执行,不离婚就不执行。夫妻离婚应逐步以夫妻侵权制度来取代历来“照顾”的做法。

(2)强化法律责任,除现行法律规定的造成严重后果的暴力行为应承担刑事法律责任,但对于更多的轻微伤害,也要明确相应的法律责任。在这方面,各地相应出台了一些实用的地方性法规。婚姻法的修改可吸收其部分条款。对于执法人员的责任要明确分工,防止互相推诿,注意各法律文本、条款之间的衔接,填补某些“真空”。明确对家庭暴力的预防、监督机制,以及对受害妇女的法律援助机制。家庭暴力是社会问题,需要全社会齐抓共管。

(3)构架家庭暴力法。我国家庭暴力有关的现行法规,均散见于各类法典、法条中有许多漏洞和缺失,并未提出来及根本防治及解决家庭暴力问题的途径。极不利于司法操作和社会实践,因此家庭暴力法应包括保障性规定、惩罚性规定、社会服务性规定。
    家庭暴力是一个深植于社会的“毒瘤”,消除家庭暴力是一个繁杂的系统工程,不仅需要法制的推进,更需要全社会的参与,因此,合肥离婚律师希望以后的立法能对此有所完善,以实现家庭和谐与社会和谐的双赢。

 

合肥市婚姻家庭知名律师张伟,安徽大森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合肥婚姻家庭律师网首席律师,常年从事婚姻家庭案件研究,积累了丰富的办案经验,成立了合肥第一家专业的婚姻家庭案件处理团队, 目前为多家政府机关及企事业事业单位法律顾问,同时张律师也是合肥市“市长热线”法律咨询专家,合肥市司法局148指挥中心公益律师。

地址:合肥市政务区潜山路与休宁路交叉口绿地蓝海国际大厦A座1201室。(安徽大森律师事务所) 

全国统一免费咨询热线:400-00-57580

 
Copyright © 2011-2018 安徽大森律师事务所旗下网站 - 安徽婚姻家庭律师网 版权所有 皖ICP备08000639号 技术支持:Bestudio